草果视频破解

m|咪乐|直播 晚上8时30分左右,经120出诊医生现场抢救,诊断易红艳已无生命体征。

清晨时分。

上原奈落听完了干柿鬼鲛的汇报。

作为一个合格的上司,下属能够合格完成任务,上原奈落还是丝毫不吝惜自己赞赏的。

上原奈落听到鬼鲛说起他在黑绝面前故意露出贪图轮回眼的意思之后,上原奈落轻声开口夸赞道:“你说得不错,毕竟不是谁都能放过用月之眼支配一个世界的诱惑。”

这一刻,上原奈落说话的态度真像一个合格的上司。

干柿鬼鲛咧了咧嘴,露出了自己的满口鲨齿:“向上原大人学习而已。”

下一秒,上原奈落的声音又陡然变得有些阴森起来:“在你的嘴里,我成了一个失去理智的疯子么?”

“呃…”

干柿鬼鲛哑然失笑了,低声解释道:“只是为了让那位黑绝相信罢了,上原大人应该不会介意吧!”

“听起来没露出什么破绽…”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轻声道:“如果一切都没有脱离我的计划,那就不跟你计较了。”

“是。”

向着阳光的花儿清纯美女

干柿鬼鲛应了一声后,低笑道:“那么接下来的事,又要全靠上原大人了。”

“呵呵…放心。”

上原奈落轻笑了一声,看了一眼命运显示面板上黑绝的动向,他继续道:“看起来我们这位黑绝大人还是急得不行了,从你那儿得到了我的消息之后,就马上想来见我了。”

“还真是有趣呢!”

干柿鬼鲛也不由得轻笑道:“如果它知道这一切都是大人在幕后操控的话,那就更有趣了。”

“会有这么一天的。”

上原奈落摇了摇头,低声道:“那我就先故意晾它一会儿,让它再着急一会儿才能见我吧!”

“啊?”

干柿鬼鲛有些讶异。

上原奈落摇了摇头,站在阳台上转头看了一眼房间内,低声道:“没什么事,只是小南老师刚好快醒了。”

说完之后,上原奈落继续道:“以后的话,记得先提前跟我对暗号,我还不想让我的老师知道。”

“……”

干柿鬼鲛顿了顿,咧了咧嘴笑道:“明白,不过如果让小南大人将来知道,她教出来的弟子其实是暗中操控着一个世界的幕后黑手,那种画面一定很有意思吧!”

“没什么意思。”

上原奈落皱了皱眉头,收起了自己的电话虫。

昨天晚上,上原奈落和晓组织的那群逗逼商讨完晓组织的未来,又温言安抚了一下紫阳花那个提心吊胆的小女生,就一直守在小南的身边了。

清晨。

小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

雨水的滋润下,雨隐村的空气有些清新。

小南从床上坐了起来,失神地张望着空荡荡的房间,似乎没有发现预想之中的人,她的脸上有些惊愕。

直到小南的目光流转,在阳台上看到了上原奈落的身影,她的瞳孔中才慢慢恢复了亮光,唇边松了一口气。

小南一步步走出了房间,慢慢走到了上原奈落的身边,伸出自己的手臂环住了他的腰,脸颊紧紧贴在他的背上。

“奈落…”

“醒了?我在。”

上原奈落拍了拍小南的手掌。

良久过后,上原奈落才慢慢挣开了自己腰上细软的手掌,转身低下头看了看小南,又慢慢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上原奈落注视着小南疑惑的目光,叹了一口气道:“走吧,早上先去吃点东西,我有一些事想要告诉老师。”

天空飘着小雨。

雨隐村的街道上依旧宁静。

上原奈落帮小南撑着一柄雨伞,轻声开口道:“晓的那群家伙们知道了长门大人战死的消息,昨天晚上他们过来找我了…”

“什么?”

小南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惊色,她的表情微微变得有些难看:“那些桀骜不驯的家伙,为难你了么?”

昨天晚上小南认为上原奈落陪在自己身边,还有下雨天的静噪音,整个晚上都睡得十分安详,并不清楚雨隐村内发生的事。

“没有。”

上原奈落的脸上依旧波澜不惊,轻声开口继续道:“蝎前辈和角都前辈他们…大约是不想离开晓吧,晓对他们来说,这里就像是一群被忍界无法理解的怪人可以靠在一起取暖的家一样…”

“他们想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吧…”

上原奈落移了一下手中的伞,沉吟着开口道:“总之,除了宇智波佐助和药师兜叛逃了以外,他们暂时应该都会留在晓。”

“这样啊…”

小南皱了皱眉头之后,低声道:“木叶的那群叛忍,还真是忍界最喜欢背叛的人…”

这一波也不能说错。

木叶的叛忍大都没什么节操。

不论是大蛇丸还是宇智波带土、药师兜、宇智波佐助,宇智波斑这些家伙,职业道德都挺低的。

这些家伙直接拉低了忍界道德标杆。

上原奈落打开了自己的命运显示面板,上面清晰地显示着他们附近活跃着一个黑绝的头像。

看来这位被他晾着的黑绝,是真的着急。

上原奈落顿了顿之后,看着小南轻声继续道:“我和他们昨晚商议了一下,决定暂时先向宇智波带土和药师兜、大蛇丸那些人复仇,夺回长门大人的遗体和轮回眼。”

说到这里的时候,上原奈落的眼睛微微眯了眯,接着开口道:“不过现在很难找到宇智波带土和大蛇丸他们的踪迹,我昨晚想了想,打算先试着追捕黑绝的踪迹…”

上原奈落的手指握紧了雨伞,轻声继续道:“黑绝是宇智波带土的间谍,今天我想去和他们商议一下追捕黑绝…”

“可是…”

小南迟疑了一会儿之后,低声道:“虽然自来也老师这么说,可是我感觉有些像是宇智波带土故意泄露出来的…毕竟我们都知道,黑绝早就和宇智波带土翻脸了。”

“或许有这种可能。”

上原说到这里之后,停下了自己的脚步,注视着身边的小南,满脸认真地看着她道:“然而任何可能获取长门大人遗体线索的方法,我都绝对不会错过。”

“…好。”

小南看着上原奈落满脸坚定的模样,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不论未来你要做什么,一定要小心…”

“嗯。”

上原奈落慢慢伸出自己的手掌,落在了小南的头发上:“会的,因为我答应了长门大人,一定会保护好小南老师的。”

正在这个温馨的时刻。

地面忽然慢慢钻出了一只猪笼草。

黑绝认为这个时机是最好的时机,刚好小南认为它或许还是自己人,至少它和上原奈落见面之后不会喊打喊杀…

黑绝和白绝从猪笼草中露了出来。

黑绝抬起头,声音有些沙哑道:“上原,你的老师刚才说的很对,不要相信那些叛徒的说辞…”

“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上原奈落的手掌猛地握紧,下一刻他猛地踩在了大地之上,地面的雨水在他操纵之下,瞬息之间组成了一个圆形水牢,直接将绝的身影包裹了起来!

在这一刻,上原脸上的愤怒几乎毫不掩藏!

正如一个见到生死仇敌的男人一样,满腔都是怒火!

上原奈落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将雨伞放在小南的手中,抬头一步步走向了黑绝。

上原奈落走到了黑绝的身边之后,微微扭过头,压抑着自己的怒气,竭力放平了自己的语气,低声道:“老师,你先回去吧,我现在还有很多话要问它,接下来的事,我不想让你看到!”

“……”

小南迟疑着站在原地。

过了一会儿之后,小南才轻轻地点了点头,柔声劝说道:“上原,冷静一下,不要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是,老师。”

上原奈落听到小南的脚步声离开之后,顾自注视着黑绝,声音冷漠且阴沉地开口道:“绝前辈,你的胆量比我想象得还大,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嗬嗬嗬嗬…”

黑绝阴笑了几声,开口道:“如果我不出现你的面前解释的话,你岂不是永远都不知道真相了么?”

“如果不是你!”

上原奈落的手掌骤然捏成了一个拳头,他满脸冷漠道:“如果不是你泄露了情报…如果不是你非要招揽药师兜加入晓,他也不可能和宇智波带土有机会去埋伏长门大人!”

“而且不论真相到底如何…”

上原奈落微微眯起了自己的眼睛,他的眼神中透露出危险,就像一头随时可能暴动的野兽一样:“绝前辈,告诉我宇智波带土和药师兜的位置,这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

“……”

黑绝的话头顿时停滞了一下。

想要找到药师兜和宇智波带土的位置,对它来说还真的是不容易啊,毕竟它的身边又没有了十万只白绝。

原本想要用孢子之术培养白绝的话,可是一般人的查克拉根本不够孢子之术吸收的,只有强大的忍者才有足够的查克拉。

哪个忍者会平白愿意被人用孢子之术吸收查克拉!

再加上最近派出的白绝又总是时不时地失踪…

说实话,情报人员的工作是真的难做。

上原奈落眉头紧皱注视着黑绝,手指慢慢竖了起来,冷声开口道:“绝前辈,看来我们得换个方式好好聊聊了…”

下一刻,水牢中渐渐变得凝实了起来!

黑绝陡然感觉到了水牢中的压力,虽然这股压力对它来说不会有太大的威胁,但是这样下去也不像是谈话的方式啊!

黑绝沉声开口制止上原的动作:“等等,上原,难道你不想复活长门吗?他可是一直保护照顾着你长大的人…”

“……”

上原奈落的神色微变,他表现得有些意动了。

过了一会儿,上原悄然放下了自己的手指,声音有些消沉道:“绝前辈,现在你只有最后一次机会试着说服我…”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